日常勇吹

Weibo: YuuriYaHochuTebya
Warning: Blog includes gay and adult content.

【授權翻譯】世上最美的男人(和我住同棟大樓)7

第七章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828836/chapters/22242491


勇利今天過得糟透了。

表演剛結束,回程公車在離他家兩個街區遠的地方突然拋錨,附近還沒計程車。

他只能徒步回家。  


剛走兩步路天堂門就開了。  


他像在接受自己的命運般佇立在雨中,眼妝被雨水沖花,流下臉頰。  

周遭的人開始跑著避雨,但勇利的公寓離這裡還有兩個街區遠。

他用平時的步伐走回去。 

沒多久他就一身濕了。  


離公寓一個街區遠時,勇利突然發現雨沒打在他身上。 

他眨眨眼,抬起頭,發現頭頂上有把傘。 

正當他轉身想看是誰替他遮雨時,發現站他身旁的是世上最美的男人,臉上寫滿了擔憂。    


「勇利你沒事吧?」   


溫柔又溫暖。   


維克多這份極為真摯的關心是壓倒勇利的最後一根稻草。   

像是身體裡什麼斷了一樣,勇利哭了起來。  


還哭的超醜。   


短短8秒鐘維克多的表情由擔心轉成驚慌。  

「抱歉!抱歉!怎麼了?我做了什麼嗎?需不需要我做些什麼?」

維克多慌張地掏出一張看起來極貴的手帕遞給勇利。  

這貼心的舉動讓勇利哭的更兇了,他把臉埋進手帕裡。



「真不公平!為什麼我總要在最糟糕的時候遇見你!?」他喊出聲。   


維克多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你知道我有時候也是很帥的嗎?你知道我也是個四肢健全的大人嗎?你不知道!!因為你總在我像個垃圾妖精的時候看到我!我知道我們差太多了!但一次也好!我也想讓你有個好印象啊!太不公平了!!」勇利吼出聲,把臉埋進手裡崩潰大哭。 


  維克多毫無頭緒。 他不懂勇利在說些什麼。   


他對勇利從未有過任何不好的印象。  

他認為勇利迷人又完美,勇利現在居然因以為維克多不喜歡他而哭了?  

維克多從以前就最看不得身邊的人哭了, 但這次更糟,這完全是他的錯,他甚至還不知道該怎麼辦。   


慌忙之中他伸出一隻手攬勇利入懷。 勇利的身體緊繃起來,但沒推開他。

維克多緊張地舔了舔唇。   


「勇利…你從來沒有留給我任何壞印象。事實上呢,我覺得你真是可愛又惹人憐愛,我渴望接近你。」  

維克多輕輕一笑,把懷裡的年輕男人抱的更緊。  


「其實,我還一直打給朋友,不斷煩他說我愛上一個鄰居,他是世上最可愛的男孩。」


勇利推開他,驚訝地張開那美麗的雙唇,睜圓了那雙漂亮的棕色雙眸。   

「你…你是指嗎?」他小聲地問。  


 又來了,他太可愛了


 維克多紅著臉點點頭。    


「但你可是世界上最美的男人啊!」勇利不禁脫口而出,在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後漲紅了臉。  


這次輪到維克多驚訝了。   


「等等,你的暗戀對象是?披集的那些貼文說的都是?」  


 勇利臉上的紅暈證實了維克多的猜測。  


「天啊,我居然吃自己的醋這麼久。」他把手埋進臉裡。    


一陣停頓,接著勇利笑了。  


維克多透過手指的縫隙偷看他。    


勇利笑得很燦爛,維克多的手離開臉,接過勇利遞回的手帕。 

他輕柔地抹去擦拭勇利臉頰上的淚珠、雨水和殘妝。   


「你真的喜歡我?」勇利問的極為輕柔,聲音在顫抖。  


維克多微微一笑,把手帕收起來,手撫過勇利的頰。  


「真的。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的笑容真是迷人、可愛又性感。」   

「我那時一身臭汗」   


「閃閃發光的肌肉配上可愛到不行的笑容。」維克多搖搖頭指出。



「被莎莎醬弄髒的襯衫。」 

 勇利的雙眼掃過維克多的臉,像是試圖找出「這一切都是謊言」的證據。   


「你和朋友們玩得開心這點令我深感著迷。」  

維克多站得更近了,大拇指撫過勇利的下唇。   


「你真的對我這樣的人有興趣?」勇利低語,抬頭凝視維克多的雙眸。  


維克多沒回答,傾身在勇利的唇上輕輕一吻。  


他收回吻,滿意地微笑,大拇指輕柔地撫過勇利的右頰。   


「再試一次,好嗎?我是維克多·尼基多羅夫,你願意和我約會嗎?」  


勇利回以微笑,輕輕握住維克多伸出的手。    


「我是勝生勇利,沒什麼比這邀請更讓我開心的了。」




兩年後,在維克多和勇利的婚禮上,克里斯和批集決定,

與其各自發表伴郎演說,不如鉅細靡遺地和大家描述當年這對新人像笨蛋一樣

長時間暗戀對方,直到抓狂失控的勇利扭轉一切,寫下美好大結局。



他們甚至做了投影片。 

還準備了五彩紙屑禮炮。 

外加個歌頌他們愛情故事的鋼管舞表演(還算健全)。 

感謝克里斯。


接著他們為這對新人獻上一套成對的T-shirt,

勇利的上頭寫「世上最可愛的男孩」,

維克多的則是「世上最美的男人」。 



在維克多請批集替他們在度完蜜月回來後穿這新婚禮物拍些照時,

勇利粉臉轉紅,把臉埋進手裡,害羞極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34)
©日常勇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