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勇吹

Weibo: YuuriYaHochuTebya
Warning: Blog includes gay and adult content.

【授權翻譯】Be My Sex Coach, Victor! 1-1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33310/chapters/24591645


大綱:


勝生勇利一向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

而他幾段維持不久的情感關係讓他更加確定他在床上的表現比冰上更糟。

因此,他在網上配對成功、帥得不像話的俄羅斯男人理所當然的會是個GV男優。(註一)

或許他的職業正是勇利所需要的…



第一章:KissKiss Bang Bang(註二)




「他最後還說『而且你床上功夫爛透了』」


「去他的(註三),人渣」披集吸了一大口河粉。

 

「就是因為這個才被甩」勇利嘀咕,反覆夾起浮在湯上的一小片牛肉,像是努力把他想刺前任的老二的慾望給分散掉一樣。 

 

「聽著勇利,別聽他說的。你不也說過他不怎麼樣嘛。」披集臉上掛著他那招牌鼓勵微笑。


那個「精神喊話」附帶的微笑。


無論是「保證沒人看到你跌倒,連我都沒。」

或是「你穿這件牛仔褲簡直超凡絕倫他看到肯定立刻把你生吞活剝。」

搭配的那個微笑。


披集有種天賦,能同時說出又精準又好像哪裡不太對的話。



「所以,快甩了那混蛋然後找個把你的身體當神殿膜拜的人。」

 「我們在外面」勇利呻吟,把身體陷進椅子裡,準備把他的連帽衫帽子拉到頭上。


他糟糕的性生活—或者該說是缺乏性生活—變成了晚餐話題就夠糟了,他一點也不希望後面一家四口聽見披集對「勇利的大腿就足以建立一個Instagram邪教」的長篇大論。

 

「你得多和不同人約會」披集斷言,將剩餘的碎麵條從碗裡撈出來。

「或多試著和不同人上床」

 

「披集!」勇利噓了一聲,後面一家四口的母親瞪了他們一眼。

 

勇利想融到地板裡、流到大街上,被土壤吸收,這樣他再也不必處理這些「性」、「男朋友」之類的字眼。

 

「怎樣啦。我是說,你若想要,就得放手一搏!你自認床上功夫不好,就練到好。這和其他東西一樣,你知道的。熟能生巧。你知道怎樣嗎,把你的手機給我。」

 

勇利懷疑地挑起眉,把手機從連帽衫口袋裡掏出來,放在披集興奮抖動的手上。

反正抗議也沒用,終究得照披集說的做。每次都這樣。

 

勇利放下手邊的湯。看著披集的手指在螢幕上滑來滑去。

他懶得問披集為什麼知道他的鎖屏密碼,雖然他明明前幾天才剛換的。


「如果你敢傳訊息給JJ,我保證…」

「矮額,噁,不,不,不要那種詭異的兄弟會男。」披集皺了皺鼻子,滑過幾個選項。

 

勇利坐直了,倚著桌子想看披集到底在弄什麼。

 

 

完全看不到。


 

「你把好看的自拍都藏哪啦?」

「呃…根本沒有?」勇利回答。


勇利不愛用社群網路這件事是他和他的室友經常爭吵的話題。

批集最近才在慶祝自己Ig滿1萬粉絲,勇利則是至少七個月沒開帳號。

想開也沒辦法,他忘了密碼。

 

「區域賽的那張如何?」披集停頓一下,目光仍未離開螢幕,藍光照在他黝黑的皮膚上。勇利知道披集總是隨身攜帶兩個以上的充電寶。


上帝不准他的手機電源低於30%。

就像大賽前的勇利一樣,披集的電池標示一轉黃他就焦慮到不行。

 

「在你手機,我這沒有」勇利聳起肩試圖看他到底在幹嘛,只看到披集滑著社群網站的頁面。


「啊,找到了!」披集開心喊出聲,立刻下載照片,接著換一個頁面。

「你到底在弄什麼?」披集一旦卯起勁來誰都擋不住,勇利實在很無助。

「幫你辦tinder帳號」顯然對於自己的好主意感到滿意。

「披集——」

「不准拒絕!說真的,試試嘛。辦個帳號而已,你不用真的和聯絡你的人見面。你不能總抱怨感情生活然後什麼事也不做擺爛!你甚至不和學校裡任何約你的人約會!」

「…我不想和某人分手後還在課堂上看到他」

「…還有那個對你拋媚眼的咖啡店小哥」

「…那是我的愛店,也不想找新的咖啡館」

「你又不是那種愛交際的玩咖,讓他們來找你嘛。用app能先和他們聊一陣子再決定要不要見面,你就不會這麼緊張了,大概吧。勾搭幾次,提升你的床上技巧。」



技巧不好並非勇利的問題。


問題是他的技巧根本不存在


他嘗試和人交往好幾次,每次都在同樣的地方滑鐵盧。


據他們所說——勝生勇利床技糟透了。

 

無論披集向勇利保證多少次「第一次通常不是那麼順利」、「只是還沒找到身體相性好的對象」,勇利還是能從這些失敗的經驗中得知,問題出在他自己。

 

不是勇利不喜歡做愛。

只是性愛似乎不怎麼喜歡他。

 

勇利不耐煩地等著批集填基本資料,終於等到配對項目出現。

披集毫不猶豫地滑過。


「你甚至不讓我自己選?」勇利看著披集幫他選對象,笑出聲。

「你會考慮太久。反正我懂你的type。」


勇利陷回椅子裡,推開那碗冷掉的河粉。


每週三晚上被披集訂為「亞洲之夜」,自他們成為室友開始起這每星期慣例已經兩年了,只在其中和比賽期間暫停。


六星期前勇利和那人渣的第一次約會就在星期三。


批集替他們訂了餐廳,臨走前對勇利嘶聲說「他若不喜歡壽司,立刻把他甩了然後帶條花捲壽司回來給我。」

 

勇利若聽他的話就沒那麼多鳥事。

那人渣還真的超討厭壽司,一副想吐的樣子,甚至說出「要我吃生魚,我寧可和女孩子交往」這種鳥話。


早該知道的。


勇利更消沈了「看吧。哪個聖人受得了我啊?」

「謝啦勇利」

「你是我室友!我付一半房租!你當然得忍受我!但我可不願意花錢找人約會!好吧就算花錢找人約會,顯然和我打發炮能毀滅一切戀愛的火花。」

「但你有付晚餐錢啊。拜託別再詛咒自己了。」披集向他眨眨眼,把手機還給他。


「好了,現在就坐等大量私信轟炸喊著要來塊勝生勇利。」

「怎麼把我形容得像塊肉一樣。」

「在特殊技能那欄有提到你的大腿噢。」

 

勇利忍不住呻吟,想無痛的解脫離世。

 

或交個新死黨。

哪個先來都行。


 


註一:porn star 色情明星,也就是出演成人電影的演員。本文譯為gv男優。

註二:Kiss Kiss Bang Bang 《吻兩下打兩槍》,一部2005年美國出品的犯罪喜劇電影名稱。 Bang也是做愛的意思。

註三:原文:Fuck him. 去他的。直譯就是和他oo。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94)
©日常勇吹 | Powered by LOFTER